中国的经济获得了一个慢虫的名声。在2012,2013和2014年,每当它终于走出低迷时,却总要面对后面更糟的困境。这时,政府就会介入,刺激投资,放松货币去维持经济增长。所以,在三月11日,当2015年的一、二月份的低于预期的经济数据发布的时候,我们又感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其中至关重要的地方又略有不同。

最令人不安的是经济的低迷比往年的范围更广。几乎所有的指标全部下降了。投资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2.9%,相对于去年15.7%的增长率,这是过去多年里增长最慢的一次。工业出口增加了6.8%,为自经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值,而去年12月是7.9%。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同样缓慢,作为经济的三驾马车之一,消费减少是一个令人沮丧的信号。更具警示意义的是楼市,它过去曾贡献了经济增长总额的15%,现在却有变成累赘的危险。房地产销售每年减少16.3%,而每年的新建房减少了17.7%。

国内的政治环境也改变了。我朝主席习大大三令五申中国经济的“新常态”,要政府把重心从GDP增长转移到经济的结构型改革上,其中之一就是落实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这同样令人困惑,政府到底应该投入多少去保持经济增长呢。央行已经小心地下调了利率,经济政策的调整,让地方政府想要花钱变得更难了。随着消费物价通胀走到了五年的最低值1.1%,伴随着生产价格深陷通货紧缩的状况,政府施展的空间变得更大了。

这就是将要发生的。现在,央行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宽松周期,再次下调利率,减少银行准备金,让银行借钱更容易也只是时间问题。财政部长楼继伟承诺财政政策将转向为中央提供更多的支持。政府可能会下调经济增长目标到7%左右,这次它一定要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