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人代购,细思极恐

前几天帮一个武汉的同学代购了点东西。当初找我时,没有想太多,就答应了下来。没想到后来算钱的时候着实让我不好办。现在只想说,国内淘宝什么都好,为什么非要麻烦那些留学的朋友呢? 是这样的,那同学要了两双UGG靴子,两盒药,一袋奶粉。全部买下来不加运费一共500澳元。那天买完她就想算钱,所以我就直接说了这个价,然后直接问我:“是2300人民币咯?”我马上反应过来,她这是按照现在4.5不到的汇率换算的。如果我这个时候答应了,那就2300铁板钉钉,亏了几百块。如果不答应,也不能深追汇率这事,不然就被觉得是小肚鸡肠。当时我想,既不能亏了,也不能失了人心,所以是这样回的:“不能按照现在的汇率换算啊,我换的时候不是这个汇率的,”然后加了句,”回国之后再慢慢算。“虽然500澳元不少,但也不急用,等到回国之后,当着面什么都好说。后来岔开了话题,也就没有继续说什么。 这两天,那同学又要我算钱。实在说不过去,就好好算了算。加上运费,一共是550澳元。按照现在的汇率,取整数是2500人民币,可是如果按照正常的5.5的汇率来算,那就超过3000。盘算着这个差距太大,所以在淘宝上看了同样的UGG靴子的价格,一共是2460,加上80澳元的药和奶粉,对她而言,一共也不该有3000块。所以对她而言,如果我真的说要3000块,那她就还不如在淘宝上自己买了。所以只好自己亏点,按照汇率5.1来,要了2800。这应该是都能接受的价格了,如果她全部都在淘宝买,那就得要2900,对她而言,省了100。我呢,明显是吃了亏。自己亏了钱,还被同学以为赚了钱。 本来,这件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回去之后再商量,既然这样不行,那就只得硬着头皮开个价。如果真的按照当日汇率,那就自己吃着亏,请我代购的人也觉得是理所当然,自然考虑不到汇率这档子事。然后下次继续心安理得地麻烦我。如果不是按照当日汇率,那请我代购的人就会觉得被占了便宜。人都是自私的,就算知道汇率的变动,但看到自己本应少出的钱被以汇率之名拿走了,难免都会有芥蒂。看似最好的办法,是自己吃亏,按当日汇率收钱,这样虽然亏得多,但不会受人非议,可是如果下次那人再麻烦我,就不好说帮还是不帮了。 经历了一次,总算得出了结论:这帮熟人代购,注定了是两头不讨好的。

January 4, 2016 · zhb

历史的教训

有一个大家都知道又不承认的常识。 还记得本科的时候,每当博士自我炫耀到最嗨时,就会有一个室友出来质疑他:“你怎么知道那些都是真的呢?”这是打断他的好方法,因为这是怎么也证明不了的,所以他只能反问:“你怎么知道不是真的呢?” 现在,这个问题有了答案: “绝大部分历史是猜测,其余的部分则是偏见。”——《历史的教训》第一章 历史是建立在不确定之上的。“即使一个历史学家认为自己克服了诸如国籍、种族、信仰或阶级等偏见,他在材料选择和签字造句上的细微差别,都会暴露出他的私人偏好。”历史学家挑选易于处理的小部分事实,却不包容复杂的事件和实质。所以才会有“众说纷纭”一说,因为不存在完全中立的历史,也不存在完全真实的历史。 既然建立在不确定性之上,那么历史就不能算是科学,只能算一门艺术,顶多是一种“哲学”——分成各个派系。有人说:“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这样一看,也需要讨论。兴替是正在发生的事情,而“史”是“愿者上钩”的艺术品,只能算真实的点缀,不能当成预言的水晶球。这一点,杜兰特夫妇也提到了:“我们通过从过去所得到的结论来推演未来,但由于变化的加剧,导致这一行为会比过去任何时期都更有风险。”就如同博大精深的汉语,“以史为镜”一词,只在给别人洗脑的时候才最有存在感。 一般出现最多的句式是这样的:“君不见XX(某人)XX(某事)乎?”这是洗脑的开始,一个预告。后面接着旁征博引,用连续不断的XX(某事)彻底说服对手。洗脑很容易,因为这些故事的真假不重要,自己相信是真的很重要。要是有人怀疑,只用随口一句:“没看过《义演国三》吧,”然后摆出一脸博学的表情,“你去看了XX(某章或某页)就知道了。”最后,洗脑成功,把人说的是五体投地,唯唯诺诺。谁又会真的查查刚才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呢。随口一编,然后信以为真。 历史就是这样被篡改的。 所以,历史不靠谱,“以史为镜”也不靠谱。作为一门哲学,它还是完成它的本职工作吧 “提供预见性观点和__启蒙__。”——《历史的教训》第一章 此书的政治、经济部分比较多,可能就是因此得到了“中纪委”的推荐吧。我无意再讨论这些话题,翻译的那些文章已经说的够多了。历史,应该回归它的主业——给人启迪。 历史教人谦逊。地球可能在任何时候被毁灭,我们接受了这种可能性,并反驳宇宙:“当宇宙压碎人类的时候,人类仍然要比杀死他的宇宙高贵。因为人类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而宇宙对自己的胜利却一无所知。”因为知道随时都会死亡,所以人应该保持谦逊,以德服人,待人以诚。 然后说宗教。历史并没有显得支持“上帝”这一信仰。最少,它不是智慧仁慈的。千年来,个人之间的斗争,国家之间的战争,从根本上仍然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过程。历史没有优待善心,而充满不幸。自然灾害这些“神之所为”随机地摧毁人类和动物,绝对公正,也绝对盲目。我们的善恶可能不受自然的认同。它把存活下来的适者当成“美”,而把那些失败者和被淘汰者看作“恶”,宇宙对基督和成吉思汗也是不偏不倚,一视同仁。

January 4, 2016 · zhb

也说《穹顶之下》

更新于2015.3.7 从昨天开始,《穹顶之下》被从各视频网站撤下,底层的呐喊威胁到根基时,就会受到压制。我朝承诺的是到2030年才有碳排放峰值,也就是说还有15年的发展会依赖于环境污染,此时唤醒环保意识可以,但政策性转向环保却是绝对不行。所以,不可能放任视频持续发酵。 ~~~~~~~~~~~ 自从读过柴静的《看见》之后,对她一直感觉不错。此次她携《穹顶之下》重回公众视野,我本来早就该讨论的,但前几天一直没时间,今天就来说说自己的看法。 大家对雾霾这种看不见摸不着但又能切身体会到的东西,有莫名的惶恐。于是,一时间正反两派众说纷纭。 反对柴静的人,他们的观点主要为: 柴静抓住大家的感情大做文章 柴静个人作风有问题 柴静是外行,关她屁事 柴静这外行拍的片子错误百出 这是国家为打击中石油造势 国家要发展,破坏环境是自然的,请她闭嘴 这些观点在此提出,本身无可厚非,因为辩证法告诉我们,凡事都有正反两面,就算是一个环保话题,它也有恶意的可能。所以,如果这个调查不是柴静做的,而是其他某个孩子健康,生活作风优良,本科资源环境专业,研究生博士还是资源环境专业的优秀党员做的,也只能平息关于1、2、3三点争论。感染力是柴静的最大武器,她的书《看见》也好,《穹顶之下》视频也好,全都通过语言感染读者,感染听众,这是她的能力。如果说因为她的感染力强而把她丑化成一个洗脑专家,那就有矫枉过正的嫌疑。再说,如果没有她的感染力,将近两个小时的视频,真的愿意从头看到尾的还有多少呢?环境保护是一个客观挑战,但环境影响的是人主观感受。那么,用一种感性的语言叙述,有什么不妥? 柴静是一个调查记者,她承认自己是外行,于是跑了很多研究院,咨询专业的专家。如果换个内行,能担当自费报道的重任的,必非行内翘楚不可。那么到时候又可以说这只是某某人的一家之言了,同行相轻,正因为柴静是个外行,她才能搜集到大量资料,内行才愿意无私帮助。但她又不是彻底的外行,谁能说搜集信息是一个小白就能做到的呢? 好的作品,是值得讨论,欢迎讨论的。作者会在一本书的序中,写下”如有错漏,敬请指正”之语,意即在讨论中进步。有错误不是很正常的吗,出了问题,告诉作者,修改一下,即是双赢,为什么要因此就诋毁呢?网上的人才辈出,比柴静各方面都强的肯定不少,那么就用网络语回复”你行你上啊,不行别BB!” 我朝近来铁腕反腐,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对于中石油,也的确是有所行动,说法不少,还得甄别。柴静这视频的时点的确微妙,加上有中华网背书,引来的阴谋论者肯定不少。如果有人觉得中石油无辜,是柴静的脏水泼出的千古奇冤,那把柴静比成带鱼之流的确不为过。可如果不这样认为,那么视频是否属于造势,就对我们无关紧要,我们还只继续关心此番两连涨的油价。 我的不少同学都认为,环境破坏是经济发展的副产物,现在的发达国家,都有污染环境这个阶段,他们走过的路我们也要走,所以这是正常的。有个同学在空间里评论视频时写道: “哪个发达国家历史上没出现过空气污染,为啥中国今天有霾就大惊小怪呢。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经阶段,让你把北京二环外全推倒你愿意吗?让你倒退到80年代你愿意吗?或者让武汉的企业全倒闭,大家都没工作,没有票子没有肉吃你愿意吗?今天优质的物质生活是和霾一起来的,怎么有的人就只盯着霾看呢。况且,从长线来看,中国的人均寿命是在增加的,这全部是经济发展减贫带来的功劳。要想把空气变干净,那必须更加发展,一方面把附加值低的产业转移出去,另一方面用科技改善环境。如果哪天中国天气好了,和她这纪录片没半毛钱关系。” 我朝的发展借力于发达国家,他们“一方面科技改善环境,一方面把附加值低的产业转移到我国”,所以我们的三驾马车里,出口占了大头,投资第二。所以,我们和发达国家的发家史并不一样。英国工业革命污染了环境,换来了鼎盛王朝,美国重工业污染了环境,成为了战后霸主。我们污染了环境,换来了GDP,但全是出口的。如果真如引文所说,把产业转移,那相当于自断财路。雾霾的警报不够,所以柴静的视频能够疯传,顶层不能令行禁止,所以默许了底层的声音。在GDP大路上飞奔的时候,总该有人呐喊环保,柴静的出现,恰逢其时。 今天看到最新消息,新华网撤下大量前日关于视频的稿件、评论,心生一阵悲哀,看来,草民力量终有限,成事还得看高层。不知毁柴静为五毛的人,看了会有何感想。

March 4, 2015 · zhb

周期的补足

在知乎上看到头像是猫咪,性别不明的社科大神,听说Ta处女作杀青,于是赶紧拜读。 开始以为又是一本讲述王朝轮回,盛衰有常并以繁杂的史学资料佐证的”史学著作”。这形式已成惯用套路,自从上世纪一派西方学者开始研究我朝历史并吸引大众眼球之后,各种着眼于单一的朝代——如清、明、唐等此类盛世百年却又倾塌于旦夕的典例的学者便在一本本的书中重复着貌离神合的道理。甚至于现代,从清朝末年到当代的《中国近代史》,也在这一”中国近代”的时间段内,重复着刀光血影、尔虞我诈,用人物说历史,于是落入史家的圈套。此书不同,着眼全局,纵观二千余年历史,用数学模型(虽然这模型仍有完善的余地)分析数字的关系,然后由此推出了一个崭新的结论,对”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一句给出了新解。 只能简短给出模型: 通过观察统一和分裂的时间长度可以发现二者是大致相等的,进而发现如果把中国历史的各阶段每八个为一组,就有三个时间跨度大约为900年的周期,且统一和分裂交错出现,长短对应。原因是三个因素——气候、军事、社会三部分共同决定的。气候的周期变化减少了粮食产量并引来了边境的部族,引爆了新崛起的阶层与帝国不可调和的矛盾,导致了一个朝代的崩溃。 虽然论点新颖,但论证仍然显得薄弱,这决定了必然出现的争论,粉丝可以把此书捧上神坛,因为它的论点可以说是前无古人的。反对者也有理由,本书的全部引用似乎集中于数量有限的著作,而且在谋篇布局上更加明显。相对于长篇幅论述的春秋战国,作者在明清的说明略显不足。当然,要能够通读全史,的确如所说,是需要时间的积累的。我相信,假以时日,如果真的能把这个模型的细节完善,本书会选进”中小学生必读书单”。 但我认为模型是否适用仍要推敲,模型要求:1、人口陷阱;2、地理封闭;3、信息技术。我朝在力所能及之处,处处希望打破前提,人口红线限制国家发展,于是有了强制的计划生育,减少人口规模,后来出现的杂交水稻更是养活了十几亿人口——数倍于前朝的鼎盛期,这还怕不够,发展转基因技术,以图进一步减少粮食生产成本(由此可见,转基因推行势在必行)。其次,最有可能打破地理壁垒的苏联和美国,卧榻之侧的苏联已然结体,俄罗斯更一蹶不振,美国则更衷于引爆货币战争和输出普世价值,我朝对此二方面已经做了足够的应对,因此,我们的相对封闭的地理环境是否还在,尚需时日验证。最后是信息技术,由于通信发展,传统的控制严重不足,一旦追赶不上技术发展的脚步,”我朝”就失去了对信息的把控。于是,造就了第二座长城。只要控制了内部的交流,就有了绝对的先机。于此三点,一一打破了模型的三条原则,那么,这规律是不是就真的灵验呢?看来还要且过且珍惜。

February 5, 2015 · zhb

大恐慌

乾隆年间,发生了一场起于社会底层但迅速蔓延到全国的大恐慌,无数人民、官僚卷入其中,几个月内,全国上下无人不知这场动摇国本的大危机。乾隆催动国家机器疯狂寻找慌乱的源头,但案件丝毫没有头绪。就在皇帝和大臣们手足无措时,这恐慌竟又自己消失了。 叫魂危机 几百年后,我们得以重审这场慌乱。 说到底,这不过是一桩几个和尚和匠人间的小事。两个寺庙争夺香火的小事。慈相寺穷困潦倒,而观音殿香火鼎盛。于是一个慈相寺的和尚便造谣说去观音殿的路上被几个石匠作了法,过路的都要遭殃。谣言不胫而走,最后变成了几个石匠为了修桥而要偷取灵魂。人人闻之色变,开始互相猜疑、栽赃,最后惊动了官府。 领导决断 官府的最低行政单位是县,行政长官知县,衣食父母也。小县长听说了这个事,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打了那些报官的几十大板,这事就算了了。知道官府不管,一时间风言风语更甚,并有扩散的趋势。后来,知府、巡抚这些高级地方官都知道了,知道再传下去有大麻烦,于是展开调查,具体方针为巡抚大人高度重视,亲临现场并作出重要批示,要不惜代价地依法严惩地方造谣分子,要及时理赔受害家属等……于是,在严刑峻法的逼供下,各级领导陷入了迷宫。 乾隆出手 此事终于传到了乾隆的耳里,他早就知道手底下这帮人平日骄奢淫逸,关键时刻无力。根据眼线和密报,统筹全局,调动全国之力,誓要找出源头。可这谈何容易,严刑逼供的的捏造口供作为破案的唯一线索(的确只能根据口供判断),弯弯绕绕,相互矛盾,由于牵扯太广,连编造一个满足要求的都困难,要查出那慈相寺鸡毛蒜皮的小事,还不是大海捞针。 一地鸡毛 乾隆身边还是有明白人,在发现本质不过是一场闹剧后,悄悄报告了乾隆。乾隆也改变圣意,批了几个地方官了事。 结语 这件事为什么就动摇了国本呢。 国,无民不立,无王不兴。清朝作为一个外来政权,凭什么当大汉民族的王呢?凭经济繁荣(GDP)。只有用经济的发展,用富足的生活麻痹百姓,让他们沉睡在梦里,才能暂时维持平衡。但是,经济发展一定会让百姓富足吗,经济发展越快,社会结构就越复杂,百姓的生存空间就受到挤压,变得更加不安,更容易发生事故。 其次,君权神授。叫魂事件中的”偷取灵魂”妖术代表没有经过官方认可的人与神灵的交流,这种交流对国家安全和社会道德基础都是威胁(不管交流是不是出于勾魂的目的)。君权神授代表只有乾隆才是有资格和神交流的,如果一普通百姓都可以和神沟通,听得神谕,那这就是对乾隆地位的根本的动摇。 为什么不能来一场彻底的搜查,尽管那样一定可以找出寺庙里的那些和尚呢。 在官方看来,维持政局稳定比制裁邪恶更重要。因为会引起恐慌,所以谨慎小心胜过了司法正义。国家既要保护百姓免受偷取灵魂的妖术之毒手,又要防止随时可能因为妖术而导致的全国歇斯底里的爆发,前一方面要求国家采取行动,后一方面又要求国家谨慎小心。 更详细具体的故事内容,请参阅相关文章: 1、叫魂:盛世妖术 2、既为“盛世”,何以妖术横行?

January 27, 2015 · zh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