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开始翻译《经济学人》里“中国”板块的部分文章,《经济学人》是什么杂志就不说了,反正顶着“经济”的帽子讨论了很多不属于经济范畴的话题,文章特点是深奥难懂(英文部分),直击时事。原文链接附在末尾,供查阅、批评,要是有翻译错误的地方,请留言。

在二月19号,中国影院将会公映一个新的电影《狼图腾》。《狼图腾》改编自批判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的小说,描述了一个来自北京的年轻人(陈阵)在与狼群接触的过程中,萌生了饲养一头小狼的故事。这场电影的公映本身就是一个《狼图腾》小说作者、电影导演和国家系统三者间秩序改变的标志。

狼图腾作者吕嘉民因为1990年前一年的事件而被监禁一年以上。后来因为害怕作品被禁,他开始使用笔名”姜戎”。《狼图腾》电影导演让-雅克·阿诺,因为其在1997年的电影《在西藏的七年(Seven Years in Tibet)》中描述了中国军队对西藏的入侵和对达赖喇嘛的怜悯而被禁。但这一次,国家直属的中国电影集团和其他相关人士却让阿诺先生执导这一预算超过4千万美元,且极具中国特色的电影。

档对他们敞开怀抱是有原因的。首先,小说作者吕先生是一个文学奇才,他的作品在售出了超过5百万份,更不谈泛滥的盗版了。在2007年的英语翻译赛上获得了首届亚洲文学奖(inaugural Man Asia Literary Prize)。对他的褒奖不仅盛大而且广为人知,也难怪那些思想保守的审查官对《狼图腾》的作者背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小说因此得以免遭封禁。

当2007年北京紫禁城影业公司的代表在巴黎请他导演电影时,阿诺先生也被吓了一跳。制片方希望为这部电影找一个外国导演,且阿诺先生又是一个在动物摄影方面有丰富经验的奥斯卡奖得主。他问”我的西藏的电影怎么办呢?”他们说,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道歉显然不是必要的了。

可等到了2009年12月底,阿诺开始为电影招人时,他还是道歉了。在网上的公开信中,他宣布”绝不支持藏独”而且”他和达赖喇嘛毫无关系”。

网上的评论家并不关心小说及其作者,也不关心谁会破坏这个电影项目。阿诺先生的自我批评保护了他,这次中国系统反过来也在帮他。可能,新的秩序就此形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