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值首个”公祭日”,警报长鸣,不忘国耻。

二战时期日军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其中尤以”南京大屠杀”为重,20至30万的降卒被杀,南京城血流成河。国际法庭是正义且严肃认真的,这些好战分子、杀人狂魔全被处以死刑,但更加可恶的是,在战争结束后,日本还有一部分人拒不承认,意图隐藏历史。这一言论至今又有愈演愈烈之势,日本右翼分子的狼子之心,我朝必须予以纠正。

我只是想试着缓解广大中老年同志们心中仇日的怒火。

这侵华战争过去了几十年,实在没有记仇的必要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总会有不同的声音,就总是会有人欺瞒历史,但也总是会有人顺应时代的潮流,承认光彩或耻辱。我朝是这样,日本也是这样。虽然日本有人想要隐藏历史,但这哪是藏得住的呢?须知,秦始皇焚书坑儒尚且有只言片语流传于世,就凭日本的几个人的几句话,就可以改变它了吗?就算日本抵赖,用教科书洗脑,但日军侵华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越赖账,就越像小丑,其丑态由世界共睹。我们完全是可以听之任之的。如今中国和日本互相赚钱,不如和和气气地做生意,几十年了的事情,平民百姓就都歇歇菜吧。

但我们总在被提醒。每年的防空警报声声都是”勿忘国耻”,每年的抗日剧都会热播。我们曾遭受侵略,深受创伤。于是就化伤口为道义的武器,反客为主,用耻辱的历史反击对自己施予耻辱的对手,不忘耻辱,便不忘战争,以便时刻准备战争。

日本否认历史,我们激烈驳斥,时间久了,一来一去地就有了默契,成了双赢,大家各取所需。只要不在个别地方发生货真价实的摩擦,这默契就能长久地维持下去。但这远在庙堂之上,草民身居江湖之远,又哪有干系。真心希望两国的大部分人民可以消除侵略和被侵略的隔阂,就像没有发生战争一样——可能我还是太天真了。古往今来,从今往后,日本还将是那个日本,也还将是我们口里的那个”小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