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原文转载自华为:富贵荣华 为所欲为?|大家 我一直认为,华为是一家颇有斯巴达气质的高科技企业。 这句话并不是简单的贬义。斯巴达到底也是崇尚自由的希腊文明的组成部分,而且它有相当多令人称道的品质。斯巴达的堕落,是从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与自由文明的死敌波斯结盟开始的。 华为一直是一家受到世人尊重的企业,我上个世纪在邮电系统就职的时候,也深知当年尽管有所谓“巨大中华”名号但它也是筚路蓝缕艰难创业才有了今天这般规模。然而,华为在李洪元事件中的表现,却让人失望透顶、恶心透顶、愤怒透顶。 一如斯巴达后期的堕落。 一 网上关于华为如何对待离职员工的传说很多,甚至据说在华为离职员工群之外,还有华为离职员工维权群。 我没有长期关注过这类事,所以不好断言这样一句话:华为一贯打压、欺凌离职员工。 每个个案都有每个个案的特点和其复杂性。至少我知道,李一男的事,就复杂得扑朔迷离。 但在李洪元这个个案上,目前的信息所展示出来的:华为是有问题的。 李洪元事件本身,目前尚有一些疑团。比如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李洪元没有用取保候审的方法先让自己不吃牢饭。要知道,251天的牢饭,可不是那么好吃的。这一点很奇怪,也没有任何解释。 但李洪元最终获不予起诉,已经说明,整起诉讼,已经到了鸡蛋里挑不出骨头的境地。要知道,这可是在龙岗,华为某些人或某些部门但凡抓到点小把柄,都不会让李洪元脱身。而从某个角度讲,李洪元获得国家赔偿可以表明,司法对其遭遇,有认错的表示。 是的,在李洪元事件本身,我依然可以同意,这是华为的某些人、某些部门干的。我依然可以同意,这不能完整代表华为。到底家大业大,15万人的公司。 虽然李洪元说他曾经去会议室堵过任正非,但后者可能真没放在心上。 所以,李洪元事件1.0版本里,华为作为一个整体,我可以同意,不用上升到整个公司都已堕落。做错了事,承认并改进,还是好同志。 但这依然无法让人不对它产生浓重的失望感:贵公司这么多年发生了什么,能让某些人、某些部门胡作非为成这样? 二 但华为对于李洪元事件的处理,我姑且称之为李洪元事件2.0版本,华为作为一个整体,是令人侧目的。 我大概在网易裁员事件爆出后的第二天,于某个公号上读到了李洪元事件,也注意到知乎上的一些讨论。 但华为官方一直没有动静。他们默不出声,绝不表态。 但绝不代表他们没有行动。 11月29日,有人通过监测知乎的有关内容,形成了这样一张图: 然后,微博和有些微信公号上的相关话题也删除了。 而当知乎上出现这样的结果时,我们还可以视为华为用某些商业手段,达到了他们的目的,但当微博、微信上出现了这样的结果时呢? 李洪元十余年的工作经历而得到的补偿不过30万,李洪元所在的部门又是华为的边缘部门,这说明李氏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华为普通一员,不大可能涉及什么公司机密,也无关于什么公司大局。而且对李洪元做出了不予起诉的决定,这样的一桩普通案件,也不能讨论吗? 这就是一种傲慢(懒得解释)+一种下作(私下小动作不断),而这种公司层面的傲慢和下作,让人气愤,令人恶心。 三 依然会有些人会争辩,也许华为没有行动,是有人“好心”帮他们行动。 我不能同意这样的看法。 道理就在于:华为官方连续数日的不置一词。 一直到12月2日下午,华为都没有正式表过态,只是有所谓内部人士在媒体追问下说了一句法务介入核查。 它的微博、微信、官网,沉寂得傲气冲天。 这不是一个该有的面对公众——在过去多个事件中对华为鼎力支持的中国公众的态度。 到了2日晚间,姗姗来迟的华为官方回应,彻底激怒了整个互联网舆论场。 官方媒体澎湃一马当先,在它那篇由评论部主任亲自操刀的马上评中,将华为回应浓缩成了四个字:你告去啊。 四 我不大想用所谓公关屡出昏招的角度来判定华为对李洪元事件的处理。 华为公关部其实并不怎么了解情况,它需要其它部门告诉它发生了什么。华为公关部其实也无权决定它发声还是不发声,发了声要怎么说,这需要华为决策部门告诉它。 它只是一个背锅部,只是一个喇叭部。 华为高层在很多场合中的那些唱高调、扮开明,在令人失望、恶心、愤怒的李洪元事件处理中,碎了一地。 它不仅不尊重它的员工,而且不尊重它的同胞。在它眼里,没有员工只有劳动机器:乖乖打工就好啰嗦就进大牢。没有公众只有消费者:乖乖掏钱就好不许妄议华为。 国之重器,民族之光,是可以如此为所欲为的么?

December 19, 2019 · zhb

Snippets i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of the middle east”

本文是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of the middle east” (中东的国际关系)的书摘。 Unfortunately, the steps that states take to maximize their own security jeopardize the interests of other states. In other words, the policies that any one government implements to build up its armed forces, mobilize its population, or boost its economic productivity put other states at a strategic disadvantage. 不幸的是,一个国家加强自身安全的努力会损害别国的利益。换句话说,政府采取的那些强化其军备、调动其人口或刺激其经济的措施,都把别国至于了不利的地位。

August 19, 2016 · zhb

熟人代购,细思极恐

前几天帮一个武汉的同学代购了点东西。当初找我时,没有想太多,就答应了下来。没想到后来算钱的时候着实让我不好办。现在只想说,国内淘宝什么都好,为什么非要麻烦那些留学的朋友呢? 是这样的,那同学要了两双UGG靴子,两盒药,一袋奶粉。全部买下来不加运费一共500澳元。那天买完她就想算钱,所以我就直接说了这个价,然后直接问我:“是2300人民币咯?”我马上反应过来,她这是按照现在4.5不到的汇率换算的。如果我这个时候答应了,那就2300铁板钉钉,亏了几百块。如果不答应,也不能深追汇率这事,不然就被觉得是小肚鸡肠。当时我想,既不能亏了,也不能失了人心,所以是这样回的:“不能按照现在的汇率换算啊,我换的时候不是这个汇率的,”然后加了句,”回国之后再慢慢算。“虽然500澳元不少,但也不急用,等到回国之后,当着面什么都好说。后来岔开了话题,也就没有继续说什么。 这两天,那同学又要我算钱。实在说不过去,就好好算了算。加上运费,一共是550澳元。按照现在的汇率,取整数是2500人民币,可是如果按照正常的5.5的汇率来算,那就超过3000。盘算着这个差距太大,所以在淘宝上看了同样的UGG靴子的价格,一共是2460,加上80澳元的药和奶粉,对她而言,一共也不该有3000块。所以对她而言,如果我真的说要3000块,那她就还不如在淘宝上自己买了。所以只好自己亏点,按照汇率5.1来,要了2800。这应该是都能接受的价格了,如果她全部都在淘宝买,那就得要2900,对她而言,省了100。我呢,明显是吃了亏。自己亏了钱,还被同学以为赚了钱。 本来,这件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回去之后再商量,既然这样不行,那就只得硬着头皮开个价。如果真的按照当日汇率,那就自己吃着亏,请我代购的人也觉得是理所当然,自然考虑不到汇率这档子事。然后下次继续心安理得地麻烦我。如果不是按照当日汇率,那请我代购的人就会觉得被占了便宜。人都是自私的,就算知道汇率的变动,但看到自己本应少出的钱被以汇率之名拿走了,难免都会有芥蒂。看似最好的办法,是自己吃亏,按当日汇率收钱,这样虽然亏得多,但不会受人非议,可是如果下次那人再麻烦我,就不好说帮还是不帮了。 经历了一次,总算得出了结论:这帮熟人代购,注定了是两头不讨好的。

January 4, 2016 · zhb

历史的教训

有一个大家都知道又不承认的常识。 还记得本科的时候,每当博士自我炫耀到最嗨时,就会有一个室友出来质疑他:“你怎么知道那些都是真的呢?”这是打断他的好方法,因为这是怎么也证明不了的,所以他只能反问:“你怎么知道不是真的呢?” 现在,这个问题有了答案: “绝大部分历史是猜测,其余的部分则是偏见。”——《历史的教训》第一章 历史是建立在不确定之上的。“即使一个历史学家认为自己克服了诸如国籍、种族、信仰或阶级等偏见,他在材料选择和签字造句上的细微差别,都会暴露出他的私人偏好。”历史学家挑选易于处理的小部分事实,却不包容复杂的事件和实质。所以才会有“众说纷纭”一说,因为不存在完全中立的历史,也不存在完全真实的历史。 既然建立在不确定性之上,那么历史就不能算是科学,只能算一门艺术,顶多是一种“哲学”——分成各个派系。有人说:“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这样一看,也需要讨论。兴替是正在发生的事情,而“史”是“愿者上钩”的艺术品,只能算真实的点缀,不能当成预言的水晶球。这一点,杜兰特夫妇也提到了:“我们通过从过去所得到的结论来推演未来,但由于变化的加剧,导致这一行为会比过去任何时期都更有风险。”就如同博大精深的汉语,“以史为镜”一词,只在给别人洗脑的时候才最有存在感。 一般出现最多的句式是这样的:“君不见XX(某人)XX(某事)乎?”这是洗脑的开始,一个预告。后面接着旁征博引,用连续不断的XX(某事)彻底说服对手。洗脑很容易,因为这些故事的真假不重要,自己相信是真的很重要。要是有人怀疑,只用随口一句:“没看过《义演国三》吧,”然后摆出一脸博学的表情,“你去看了XX(某章或某页)就知道了。”最后,洗脑成功,把人说的是五体投地,唯唯诺诺。谁又会真的查查刚才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呢。随口一编,然后信以为真。 历史就是这样被篡改的。 所以,历史不靠谱,“以史为镜”也不靠谱。作为一门哲学,它还是完成它的本职工作吧 “提供预见性观点和__启蒙__。”——《历史的教训》第一章 此书的政治、经济部分比较多,可能就是因此得到了“中纪委”的推荐吧。我无意再讨论这些话题,翻译的那些文章已经说的够多了。历史,应该回归它的主业——给人启迪。 历史教人谦逊。地球可能在任何时候被毁灭,我们接受了这种可能性,并反驳宇宙:“当宇宙压碎人类的时候,人类仍然要比杀死他的宇宙高贵。因为人类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而宇宙对自己的胜利却一无所知。”因为知道随时都会死亡,所以人应该保持谦逊,以德服人,待人以诚。 然后说宗教。历史并没有显得支持“上帝”这一信仰。最少,它不是智慧仁慈的。千年来,个人之间的斗争,国家之间的战争,从根本上仍然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过程。历史没有优待善心,而充满不幸。自然灾害这些“神之所为”随机地摧毁人类和动物,绝对公正,也绝对盲目。我们的善恶可能不受自然的认同。它把存活下来的适者当成“美”,而把那些失败者和被淘汰者看作“恶”,宇宙对基督和成吉思汗也是不偏不倚,一视同仁。

January 4, 2016 · zhb

经济学人:糟糕的开始

中国的经济获得了一个慢虫的名声。在2012,2013和2014年,每当它终于走出低迷时,却总要面对后面更糟的困境。这时,政府就会介入,刺激投资,放松货币去维持经济增长。所以,在三月11日,当2015年的一、二月份的低于预期的经济数据发布的时候,我们又感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其中至关重要的地方又略有不同。 最令人不安的是经济的低迷比往年的范围更广。几乎所有的指标全部下降了。投资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2.9%,相对于去年15.7%的增长率,这是过去多年里增长最慢的一次。工业出口增加了6.8%,为自经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值,而去年12月是7.9%。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同样缓慢,作为经济的三驾马车之一,消费减少是一个令人沮丧的信号。更具警示意义的是楼市,它过去曾贡献了经济增长总额的15%,现在却有变成累赘的危险。房地产销售每年减少16.3%,而每年的新建房减少了17.7%。 国内的政治环境也改变了。我朝主席习大大三令五申中国经济的“新常态”,要政府把重心从GDP增长转移到经济的结构型改革上,其中之一就是落实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这同样令人困惑,政府到底应该投入多少去保持经济增长呢。央行已经小心地下调了利率,经济政策的调整,让地方政府想要花钱变得更难了。随着消费物价通胀走到了五年的最低值1.1%,伴随着生产价格深陷通货紧缩的状况,政府施展的空间变得更大了。 这就是将要发生的。现在,央行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宽松周期,再次下调利率,减少银行准备金,让银行借钱更容易也只是时间问题。财政部长楼继伟承诺财政政策将转向为中央提供更多的支持。政府可能会下调经济增长目标到7%左右,这次它一定要完成了。

March 20, 2015 · zh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