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国经济有多糟糕?数以百万计青年失业,梦想幻灭

https://cn.wsj.com/articles/%E4%B8%AD%E5%9B%BD%E7%BB%8F%E6%B5%8E%E6%9C%89%E5%A4%9A%E7%B3%9F%E7%B3%95-%E6%95%B0%E4%BB%A5%E7%99%BE%E4%B8%87%E8%AE%A1%E9%9D%92%E5%B9%B4%E5%A4%B1%E4%B8%9A-%E6%A2%A6%E6%83%B3%E5%B9%BB%E7%81%AD-7cf9757e

这些政府指导意见对许多年轻人来说仿佛空响。他们成长于一个日益繁荣的时期,他们曾听到的是:中国很强大,西方在衰落,无尽的机遇等待着他们。而现在,随着 6 月份城镇青年劳动力调查失业率达到创纪录的 21.3%🔗,他们的就业困难对习近平及其建立更加强大的中国这一愿景构成新的挑战。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没有回应置评请求。该机构负责处理媒体对高层领导人的提问。

在位于上海以西 250 英里处、坐落着许多大学的合肥市,23 岁的 Liu Xingyu 对年长者关于中国年轻人过于挑剔的批评感到不满。

Liu 说,他们不是我们这一代人,他们不了解我们,所以他们的意见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她最近辞去了才干了几个月的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加入中国的青年失业大军。

Liu 在大学里学的是通信工程,选择专业时她认为这是一个实用的选择,将有助于她找到稳定的工作。临近毕业时,一家商场的手机销售管理培训项目却是她能够抓住的最好机会,月薪约合 630 美元,约为合肥市平均收入水平的一半。她表示,当该公司后来给她提供一个全职岗位时,却要把底薪削减一半以上,这促使她辞职。

问题并不在于中国没有工作机会。机会是有的。随着人口日益萎缩🔗,中国会一如既往地需要人手。问题在于中国经济走弱,无法提供足够多的、许多大学生期望的那种需要高技能的高薪工作岗位🔗

图为中国人民大学 6 月份举办的毕业典礼。图片来源:wu hao/EPA/Shutterstock
图为中国人民大学 6 月份举办的毕业典礼。图片来源:wu hao/EPA/Shutterstock
预计 2023 年中国将有 1,160 万名大学毕业生。图为武汉大学 6 月的毕业庆典。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预计 2023 年中国将有 1,160 万名大学毕业生。图为武汉大学 6 月的毕业庆典。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尤其是在习近平近年来将矛头指向国内民营部门,对科技和其他公司进行监管整顿之后,情况更是如此。

许多年轻人心灰意冷,主动选择完全退出就业市场,就像其中许多人说的那样 “躺平”。中国媒体最近刊登了一些关于年轻 “漂一族” 的文章,他们在全国各地漂泊,靠打零工糊口。

许多仍想找工作的年轻人对国内民营企业已经不感兴趣,参加国家公务员考试的人数激增,他们希望有机会在中国的官僚机构中找到一份薪水不高但稳定的工作。

中国 16 至 24 岁青年人的真实失业率可能比官方数据显示的还要高。北京大学经济学家张丹丹估计,如果将数以百万计的不工作者计算在内,3 月份青年实际失业率可能会达到 46.5%,远高于官方公布的不到 20%。

目前,青年失业者的情绪是漠然多于愤怒,尤其是其中许多父母帮他们支付了生活费用。

从长远来看存在的风险是,数以百万计的失业者将失去中国实现习近平提出的伟大复兴目标🔗所需的雄心壮志,在社会边缘挣扎,成为中共的潜在威胁。

由于没有稳定的工作,许多中国人推迟了结婚和生育,从而加剧了中国的人口问题。一些学者警告称,中国正出现一个依靠父母生活的 “新穷人” 阶层,这可能会破坏社会稳定。

清华大学社会学家孙凤最近在中共旗下一个知名网站上发表评论文章称,由于 “新穷人” 长期生活在被排挤、被遗忘、无聊和孤立之中,易怒、反社会和暴力情绪成为他们的主要精神状态,也将成为滋生社会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最近当被问及年轻人失业问题时,中国教育部部长怀进鹏表示,习近平非常重视失业问题。怀进鹏说,中国人的就业观念正在发生变化,一些年轻人可能选择灵活就业。

“但与此同时,我们更加提倡积极的就业观念,通过实践、通过就业来理解社会、奉献青春、创造价值,” 他说。

虽然习近平在中国仍拥有广泛的民众支持,但去年 11 月在北京、上海和其他城市爆发了针对中国防疫政策的街头抗议活动,一些年轻人公开表达了对习近平严格管控社会和经济的不满。

去年 11 月北京的街头抗议活动。图片来源: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去年 11 月北京的街头抗议活动。图片来源: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上周在合肥,成千上万的毕业生涌入当地政府组织的招聘会,就业市场的焦虑显而易见。各家公司打出广告,招聘平面设计或账户管理等受欢迎的办公室岗位。头顶的大屏幕上播放着习近平与学生们亲切交谈的画面。

面对如此众多的应聘者,各公司会变得相当挑剔。

当地一家颇受欢迎的连锁餐厅的招聘人员对一名年轻人说,小伙子,你可能不合适。这名年轻人随后走开了。

在城市的另一头,一家帮助求职者在工厂找工作的招聘中心几乎无人问津。招聘中心的员工 Wu You 说,许多年轻的大学毕业生不愿意在流水线工作,尽管这类工作的薪水可能与入门级白领的薪水相当,甚至更高。

在社交媒体上,一些高校毕业生发布了自己穿着毕业礼服面朝下趴着的照片,以表达自己的郁闷。还有人把他们的处境与中国文学作品中的一个著名人物孔乙己相比,孔乙己自诩为读书人,考取功名不成,只好小偷小摸。

总体而言,中国官方公布的城镇调查失业率仅为 5.2%。中国的经济前景🔗叠加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问题,令年轻人更受冲击。其中一些问题因政府的行动而更加严重。

中国经济第二季度环比仅增长 0.8%,这一疲软的增速表明,受巨额借贷🔗房地产市场低迷🔗拖累,中国在后疫情时代恢复增长动力困难重重。许多公司没有投资于能为大学毕业生创造新就业机会的项目,而是专注于偿还债务🔗。此前中国政府大力整顿了传统会大量雇用年轻人的行业,比如科技和房地产业。

但高等教育机构仍在扩招。过去的三年里,超过 2,800 万大学毕业生进入劳动力市场,约占城镇新增劳动力供应的三分之二。

这导致青年人期望的工作与现有职位不匹配。在线招聘公司智联招聘 (Zhilian Zhaopin) 的研究发现,尽管国内一些大型科技公司已经裁员🔗,但今年中国仍有四分之一的毕业生在科技领域找工作,这一比例是第二大求职领域的两倍多。

与此同时,政府的数据显示制造业等蓝领工作岗位和家政服务等低薪工作岗位的劳动力缺口最大,而大学毕业生不太愿意干这些工作。

随着人口日益萎缩,中国一如既往地需要工人,但许多大学毕业生对流水线工作并不感兴趣。图为中国汽车制造商蔚来在合肥的工厂员工。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随着人口日益萎缩,中国一如既往地需要工人,但许多大学毕业生对流水线工作并不感兴趣。图为中国汽车制造商蔚来在合肥的工厂员工。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由于高薪行业领域的工作机会相对较少,应届大学毕业生常常发现自己要与研究生竞争岗位,而公司更倾向于雇用研究生。

对于找到工作的人来说,工作环境可能也非常辛苦。中国的科技公司每周六天、每天 12 小时的 “996” 工作制名声在外。在国有企业,一些员工除了完成日常工作,还必须学习习近平思想🔗

在合肥,两名在当地一家银行实习的应届毕业生说,他们被要求每天参加集体体育锻炼,上班时还要交出手机。

在合肥的这场招聘会上,最近毕业的 Han Jiahao 说,他的梦想是当一名摄影师,许多像他一样的年轻人都希望在职业生涯中获得更大的独立性。

他说,稳定的工作可能利于养家糊口,但摄影师这个职业相对而言具有自主性,也很吸引人,一天下来也不会让人感到那么精疲力竭。

在此次招聘会上,Han 说,他咨询过的一位老师鼓励他先找一份实际的工作,然后再考虑转向摄影。Han 说,大学生通常更喜欢过得自由一些。

中国政府已表示,正努力应对青年失业问题。在 4 月份一次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强调要扩大高校毕业生就业渠道。地方政府已经推出了一些计划,比如向录用应届毕业生的公司发放补贴,以及提供帮助毕业生创办公司的专项贷款。

这些努力并未解决阻碍许多公司招聘更多员工的潜在经济弱项。尽管中国政府上周公布了 31 条旨在扶持私营企业🔗的指导方针,这可能会改善招聘情况,但考虑到习近平上台头十年中对私营企业的严格控制,许多分析人士仍持怀疑态度。

政府的流行口号,如 “先就业,后择业”,与许多父母希望子女拥有比他们更舒适的工作生涯这一愿望相悖。

5 月份,毕业生参加在淮安举行的一场民营企业招聘会。图片来源:Zhao Qirui/Cfoto/Zuma Press
5 月份,毕业生参加在淮安举行的一场民营企业招聘会。图片来源:Zhao Qirui/Cfoto/Zuma Press

而中国政府最近发布的信息则大肆宣扬在工厂工作和在农村劳作的好处,并敦促毕业生树立官员们所称的 “正确就业观”。

中共旗下的《人民日报》本月早些时候称,要着眼长远,脚踏实地。

上文中从事手机销售工作、现年 23 岁的女性 Liu 表示,经历了三年疫情的不确定性后,她最初认为这份工作提供了稳定性。

Liu 回忆称,新冠疫情爆发后,课程都转移到了网上,她和三个室友当时被学校管理人员限制在寝室里。她难以集中注意力,成绩表现一般。

毕业时,Liu 参加了一家国有电信公司和中国家电制造商美的集团 (Midea Group) 的面试,都是很有前途的工作。但两份求职都没有成功。

她退而求其次,接受了那份手机销售管培生的机会。找到工作让她如释重负,但同时也觉得自己的工程学专业白念了。

Liu 说,很多时候她都在想,如果她最终只能做这份工作,那上大学还有什么意义呢?

当那份全职工作机会到来时,底薪让她犹豫不决,因为这还不到她做培训生时收入的一半。Liu 说,如果销售放缓,即使算上佣金,她的总收入可能还赶不上她在培训期间的收入。

Liu 对这份工作感到失望,于是她辞职了。

Liu 说,她离职时觉得很高兴,终于不用忍受那个职位了。

Liu 目前没有重新开始工作的计划。她说,她打算买书备考公务员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