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国40年经济繁荣落幕,接下来会怎样?

https://cn.wsj.com/articles/%E4%B8%AD%E5%9B%BD40%E5%B9%B4%E7%BB%8F%E6%B5%8E%E7%B9%81%E8%8D%A3%E8%90%BD%E5%B9%95-%E6%8E%A5%E4%B8%8B%E6%9D%A5%E4%BC%9A%E6%80%8E%E6%A0%B7-496fbf83

几十年来,中国通过投资建设工厂、摩天大楼和道路来推动经济发展。在这一模式下,中国实现了一段非同寻常的高速增长期,不仅摆脱了贫困,还成为了世界出口巨人,业务遍及全球。

在中国奋起直追的时候非常奏效的这种模式,在该国债台高筑🔗、无物可建的今天,不太行得通了。中国部分地区的桥梁和机场闲置严重。数以百万计的公寓无人居住🔗。投资回报率急剧下降。

中国经济遭遇困境的迹象四起,从令人沮丧的经济数据到偏远省份出现的警讯。比如在西南部的云南省,一个地方政府不久前公示,将斥资数百万美元建造一个永久性方舱医院,面积将近三个足球场大小,尽管中国早在数月前就结束了新冠动态清零政策,而且世界早已摆脱了新冠疫情影响。

其他地方政府也在采取类似做法。在民间投资疲软、出口不振的情况下,地方官员表示别无选择,只能靠不断举债和建设来刺激当地经济。

经济学家们现在认为中国正步入增速急剧放缓的时代,有两个因素使情况变得更加糟糕,一是不利的人口结构🔗,二是与美国及其盟友之间日益扩大的分歧🔗,这一分歧正危及外商投资和外贸。这与其说只是一段经济疲软期,不如说可能是一个漫长时代的落幕。

哥伦比亚大学 (Columbia University) 专门研究经济危机的历史学教授 Adam Tooze 说:“我们正见证经济史上最大幅度的换挡。”

未来会是怎样的情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 IMF) 预计,中国未来几年的 GDP 增长率将低于 4%,这一增速还不到过去 40 年大部分时间增长水平的一半。总部位于伦敦的研究机构凯投宏观 (Capital Economics) 估计,中国的趋势增长率已从 2019 年的 5% 放缓至 3%,到 2030 年将降至 2% 左右。

按照这样的速度,中国将难以实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 2020 年提出的到 2035 年 GDP 翻一番🔗的目标。这将使中国更难脱离中等收入新兴市场的行列,并且意味着中国长期以来欲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雄心恐怕永难成真。

以往许多关于中国经济将走向衰落的预测纷纷落空。中国蓬勃发展的电动汽车和可再生能源产业提醒人们,中国有能力主导市场。中美紧张关系可能促使中国加快人工智能 (AI) 和半导体等技术的创新,从而开辟新的增长途径。此外,中国政府仍有计可施,如果它愿意,还可以通过扩大财政支出等手段刺激经济增长。

即便如此,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中国已进入了一个更具挑战性的时期,促增长的老方法产生的回报越来越少。

其中一些压力在疫情暴发前就已显现。那时,中国政府能够通过增加借贷和依靠繁荣的房地产市场来保持经济增长;在一些年份里,房地产市场占到中国 GDP 的 25% 以上。

图为碧桂园控股开发的住宅楼。作为该国幸存的最大房地产开发商之一,碧桂园控股正处于可能违约的边缘。图片来源:Qilai Shen/Bloomberg News
图为碧桂园控股开发的住宅楼。作为该国幸存的最大房地产开发商之一,碧桂园控股正处于可能违约的边缘。图片来源:Qilai Shen/Bloomberg News

中国抗疫初见成效以及疫情期间美国消费者支出激增,都曾进一步掩盖中国的经济问题。此后,房地产泡沫破灭,西方对中国产品的需求减弱,借贷已达到不可持续的水平。

近几个月来,中国前景大为暗淡🔗。制造业活动萎缩,出口下降,青年失业率创历史新高。随着整体经济陷入通货紧缩,中国幸存下来的最大房地产开发商之一碧桂园控股有限公司 (Country Garden Holdings Co., 2007.HK, 简称﹕碧桂园) 正处于可能违约的边缘🔗

出现类似日本的经济滑坡?

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如果中国政府不采取更积极的刺激措施,不切实重振民营部门的冒险精神,中国经济的放缓可能会演变为长期停滞,类似于日本自上世纪 90 年代以来所经历的情况,当时日本房地产泡沫的破灭导致了多年的通货紧缩和有限的经济增长。

然而,与日本不同的是,中国在取得发达国家地位之前就将进入这样一个时期,人均收入远远低于较发达的经济体。中国去年的人均国民收入约为 12,850 美元,低于世界银行 (World Bank) 目前对 “高收入” 国家的最低标准 13,845 美元。日本 2022 年的人均国民收入约为 42,440 美元,美国约为 76,400 美元。

中国经济走软还可能削弱民众对习近平这位近几十年来权势最盛的中国领导人的支持,尽管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存在有组织的反对派。一些美国分析人士担心,面对经济增长放缓,中国政府的回应可能是在国内加大压制力度,在国外更加咄咄逼人,从而会增加冲突的风险,其中包括可能围绕自治岛屿台湾🔗爆发冲突。

在 8 月 10 日的一场政治筹款活动中,美国总统拜登 (Joe Biden) 将中国的经济问题称作是一枚 “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认为这可能会刺激中国领导人 “做坏事”。

中国对此予以驳斥,官媒新华社发表评论文章称,拜登政府似乎把唱衰中国当成拯救美国经济的政策选项。这篇评论还称,尽管面临一些挑战,中国今年的经济复苏依然稳健。

5 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河北省视察火车站和国际贸易中心建设工地。图片来源:Yan Yan/Xinhua/Zuma Press
5 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河北省视察火车站和国际贸易中心建设工地。图片来源:Yan Yan/Xinhua/Zuma Press
位于中国河南省的高速互通建设工程,摄于 6 月。图片来源:Cfoto/DDP/Zuma Press
位于中国河南省的高速互通建设工程,摄于 6 月。图片来源:Cfoto/DDP/Zuma Press

中国官员已采取一些温和的措施来重振经济增长,其中包括降低利率,并承诺如果情况恶化将采取更多措施。负责处理媒体向中国领导层所提问题的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 8 月 16 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少数西方政客和媒体放大、炒作中国疫后经济复苏进程中存在的阶段性问题,最终难逃被现实打脸的命运。”

“中国世纪”

中国经济转型是一场惊人的变革。在 1978 年邓小平开启 “改革开放” 时代之后的 40 年里,中国始终不惧经济周期,拥抱市场力量,向西方打开国门,特别是通过国际贸易和投资的方式。

据世界银行统计,在这段时期里,中国的人均收入增长了 25 倍,8 亿多中国人摆脱了贫困,占全球减贫总人数的 70% 以上。中国从一个饱受饥荒折磨的国家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成为挑战美国领导地位的头号竞争对手。

学术界对中国的崛起如此着迷,以至于一些人将中国主导世界经济和政治的世纪称为 “中国世纪”,就像 20 世纪被称为 “美国世纪” 一样。

中国此前的繁荣得益于国内针对基础设施和其他硬资产的非凡投资规模,从 2008 到 2021 年,这些投资平均每年约占 GDP 的 44%。相比之下,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全球的平均水平为 25%,美国约为 20%。

能如此大手笔的开支,一定程度上得益于 “金融压抑”(financial repression) 机制,即国有银行将存款利率定在低水平,这意味着它们能以低成本筹资,然后为建设项目提供资金。中国新增了数万英里的高速公路、数以百计的机场和全球最大的高铁网络。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度建设的迹象逐渐明显。

中国西南财经大学 (China’s Southwestern University of Finance and Economics) 的一项研究显示,根据可获得的最新数据,2018 年中国城镇家庭房屋空置率约为 20%,这意味着中国至少有 1.3 亿套空置房。

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南部海南省儋州市的一个高铁站耗资 550 万美元建造,但由于乘客需求量太低,该站从未投入使用。海南省政府表示,维持该车站的运营将造成巨大损失。记者尝试联系当地政府,但没有成功。

贵州是中国最贫穷的省份之一,去年人均 GDP 不到 7,200 美元,但当地拥有 1,700 多座桥梁和 11 个机场,比中国前四大城市的机场总数还多🔗。截至 2022 年底,贵州省的未偿债务约为 3,880 亿美元,今年 4 月份不得不请求中央政府提供援助,以支撑其财政。

一名乘客在贵州省月照机场候机。贵州是全国最贫穷的省份之一,但却拥有 1,700 多座桥梁和 11 个机场,比中国前四大城市的机场总数还要多。图片来源:Qilai Shen/Bloomberg
一名乘客在贵州省月照机场候机。贵州是全国最贫穷的省份之一,但却拥有 1,700 多座桥梁和 11 个机场,比中国前四大城市的机场总数还要多。图片来源:Qilai Shen/Bloomberg
贵州省在建的花江峡谷大桥,摄于 5 月。图片来源:Cfoto/NurPhoto/Zuma Press
贵州省在建的花江峡谷大桥,摄于 5 月。图片来源:Cfoto/NurPhoto/Zuma Press

哈佛大学 (Harvard University) 经济学教授 Kenneth Rogoff 说,中国经济的崛起与许多其他亚洲经济体在快速城市化时期的经历相似,也与德国等欧洲国家在二战后的经历类似,当时对基础设施的大量投资推动了经济增长。

与此同时,中国几十年来的过度建设与日本上世纪 80 年代末和 90 年代的基础设施建设热潮相似,那次热潮导致了过度投资。

“主要的一点在于,他们在大搞建设时遇到了回报递减的问题,”Rogoff 表示。“在基建这条路上能走多远是有限度的。”

由于如此多的基建需求都已得到满足,经济学家估计,中国现在每拉动 1 美元的 GDP 增长,就需要投资约 9 美元,而十年前只需不到 5 美元,在 20 世纪 90 年代需要的投资则略高于 3 美元。

新加坡国立大学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东亚研究所所长郝福满 (Bert Hofman) 表示,中国民营企业的资产回报率已从五年前的 9.3% 降至 3.9%;国有企业的回报率从 4.3% 下降到 2.8%。

在此期间,中国的劳动力人口正在萎缩,生产率增速也在放缓。郝福满的分析显示,从 20 世纪 80 年代到 21 世纪头十年初,生产率增长对中国 GDP 增长的贡献率约为三分之一。而在过去十年中,这一贡献比例已下降到不足六分之一。

债务负担加剧

中国许多地区的解决办法是不断的借贷和建设。根据国际清算银行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的数据,截至 2022 年,中国包括各级政府和国企所持债务的债务总额与 GDP 之比攀升至近 300%,高于美国的占比水平,而 2012 年时中国的这一比例还不到 200%。

大部分债务发生在城市。由于中央政府限制了地方政府直接借款为项目融资的能力,这些地方政府转向了资产负债表外的融资平台,根据 IMF 的数据,今年此类融资平台的债务规模预计将超过🔗 9 万亿美元。

总部位于纽约的经济研究公司荣鼎集团 (Rhodium Group) 估计,在地方政府为基建项目融资而组建的平台公司中,只有约 20% 的公司有足够的现金储备来偿还短期债务,其中包括国内外投资者持有的债券。

在上述那个巨大方舱医院所在的云南省,多年来大量的基建支出拉动了经济增长。云南省政府斥资数千亿美元建造了亚洲最高的悬索桥、6,000 多英里的高速公路以及比中国许多其他地区更多的机场。

这些基建项目促进了当地旅游业发展,并帮助扩大了包括烟草、机械和金属在内的云南产品贸易。2015 年至 2020 年期间,云南省成为中国国内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过去几年,云南的经济增长有所减弱。房地产市场下滑对地方财政造成了沉重打击,因为土地出让收入锐减。

图为云南西部的龙江大桥。云南省政府斥资数千亿美元,建造了这座亚洲最高的悬索桥、6,000 多英里的高速公路以及比中国许多其他地区更多的机场。图片来源:Imagine China/Reuters
图为云南西部的龙江大桥。云南省政府斥资数千亿美元,建造了这座亚洲最高的悬索桥、6,000 多英里的高速公路以及比中国许多其他地区更多的机场。图片来源:Imagine China/Reuters

中国评级机构联合评级国际 (Lianhe Ratings) 的数据显示,2021 年,云南的债务与收入之比从 2019 年的 108% 升至 151%,突破了 IMF 认定的 150% 警戒线。今年早些时候,惠誉国际评级 (Fitch Ratings) 称,云南省的融资平台公司存在风险,因为这些公司借款规模庞大,而且地方政府财政紧张。

然而,云南不断推出大动作。2020 年初,云南省政府表示计划在数百个基础设施项目上总计投入近 5,000 亿美元,其中包括一项逾 150 亿美元的计划,旨在将长江部分水域的水引到该省干旱的中心地区。

云南省文山市今年 2 月份发布的一项计划将 “永久性” 方舱医院列为 “稳经济” 的几项措施之一。当地政府于 6 月正式招标建设该设施后,当地居民对资金的使用提出了质疑。

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博的一名用户写道:太浪费了。

云南省一名官员证实了上述方舱医院的建设计划,但未予进一步置评。预计这家方舱医院将于今年年底完工。

收紧控制

中央政府的高级官员们已经认识到,过去几十年的增长模式已达到极限。习近平在去年向一批中青年干部发表了直言不讳的讲话,抨击了一些官员依靠举债搞建设以促进经济活动的做法。

习近平说,有的干部以为发展就是上项目、搞投资、扩规模。他同时警告说 “不能穿新鞋走老路”。迄今为止,习近平和他的团队在摆脱中国旧有增长模式方面几乎无所作为。

有经济学家说,最明显的解决方案是中国转向促进消费支出和服务业,这将有助于让经济更加平衡,更类似于美国和西欧的经济模式。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中国家庭消费仅占 GDP 的 38% 左右,近年来相对保持不变,而相比之下美国的这一比例约为 68%。

要改变这种状况,中国政府就必须采取措施,鼓励人们增加消费,减少储蓄。这可能包括增加医疗和失业福利,从而扩大中国相对薄弱的社会保障网。

了解中央决策的人士说,习近平和他的一些副手仍对美国式的消费心存疑虑,他们认为,在中国应该把重点放在加强工业能力,并为与西方的潜在冲突做好准备之际,美国式消费是一种浪费。

领导层还担心,使个人能够在如何消费方面作出更多决定,可能会削弱政府的权威,而不会带来中国政府所希望的那种增长。

7 月底公布的一项促消费计划因缺乏细节而受到国内外经济学家的批评。该计划建议促进文体活动,并推动在农村地区建设更多便利店。

8 月,上海的一家商店的店员在等待顾客。图片来源:Raul Ariano/Bloomberg News
8 月,上海的一家商店的店员在等待顾客。图片来源:Raul Ariano/Bloomberg News
在中国东部江苏省宿迁市的一家半导体制造工厂,一名工人在监控生产,摄于 2 月。图片来源:Fang Dongxu/Avalon/Zuma Press
在中国东部江苏省宿迁市的一家半导体制造工厂,一名工人在监控生产,摄于 2 月。图片来源:Fang Dongxu/Avalon/Zuma Press

在加强政治控制的愿望指导下,习近平领导下的政府加大了干预力度,以使中国成为一个更大的工业强国,在半导体、电动汽车和 AI 等政府扶持的行业拥有雄厚实力。

经济学家表示,外国专家并不怀疑中国能在这些领域取得进展,但仅凭这些还不足以提振整体经济,也无法为数以百万计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大学毕业生创造足够多的就业机会。

中国政府已投入数以十亿计美元资金,试图扶持国内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减少对西方的依赖。这已促成了成熟制程芯片的生产扩大,但并没有推动台积电等公司生产的先进制程半导体的生产。在失败的项目中,有两个备受瞩目的代工项目🔗曾获得政府数亿美元的资金支持。

上周,在中国政府公布一连串令人失望的经济数据之际,中共主要刊物《求是》发表了习近平六个月前对高级官员发表的讲话,习近平在讲话中强调了关注长期目标的重要性,而非谋求西方式物质财富。习近平在讲话中称:“我们要保持历史耐心,坚持稳中求进、循序渐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