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习近平对外企的施压摁灭中国经济关键引擎

ttps://cn.wsj.com/articles/%e4%b9%a0%e8%bf%91%e5%b9%b3%e5%af%b9%e5%a4%96%e4%bc%81%e7%9a%84%e6%96%bd%e5%8e%8b%e6%91%81%e7%81%ad%e4%b8%ad%e5%9b%bd%e7%bb%8f%e6%b5%8e%e5%85%b3%e9%94%ae%e5%bc%95%e6%93%8e-68089dec

第一季度外商对华直接投资从去年同期的 1,000 亿美元降至 200 亿美元,这使已然陷入困境的中国经济受挫。

一场由习近平领导的国家安全运动,让西方管理顾问公司、审计公司等机构遭遇了一连串的突击搜查、调查和拘留行动。
一场由习近平领导的国家安全运动,让西方管理顾问公司、审计公司等机构遭遇了一连串的突击搜查、调查和拘留行动。

众多中国城市在资金短缺、经济困难🔗之际,正纷纷抛出前所未有的甜头向西方企业示好。中国政府在 2023 年启动了 “投资中国年” 活动,地方官员们开启了面向海外的推介宣传之旅,以吸引投资者的兴趣。

上述招商努力迎头撞上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国家安全议程,相关议程侧重抵御感受到的外来威胁,对外国公司来说,这已经使任何对华投资都成为潜在雷区。

今年以来的一场由习近平领导的运动🔗,让西方管理顾问公司、审计公司等机构遭遇了一连串的突击搜查、调查和拘留行动。与此同时,反间谍法的拓展🔗使外国公司高管愈发担心🔗,在中国开展市场调研🔗等常规商业活动可能被视为间谍活动。

中国经济已经因私营部门投资不振、消费疲软和青年失业率飙升🔗而步履艰难,而有关在中国做生意风险大增的看法正妨碍着资金流入。

根据研究公司荣鼎集团 (Rhodium Group) 分析师 Mark Witzke 对政府数据的分析,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额降至 200 亿美元,去年第一季度则为 1,000 亿美元。

高盛 (Goldman Sachs) 经济学家预计,今年中国的资金流出额将抵消投资流入额,对一个在过去 40 年里资金流入一直多于流出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相当惊人的变化。

总部位于纽约的尽职调查公司 Mintz Group 的北京办公室关闭着。该办公室在 3 月份遭到中国当局的突击搜查。图片来源: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总部位于纽约的尽职调查公司 Mintz Group 的北京办公室关闭着。该办公室在 3 月份遭到中国当局的突击搜查。图片来源: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近几十年来,对西方开放🔗为中国经济增长提供了助力,这一增长依靠外国投资和专业知识🔗来推动创新和提高生产率。

对中国领导人来说,一方面向外国企业施压,同时还要努力吸引这些企业投资,这样的试图平衡之举充满风险,有可能使中国失去助力其崛起的资金、技术、理念和管理技能。

陷入困境的城市

这场拉锯战使中国各地陷入财政困境🔗的城镇饱受煎熬。许多城市都急需资金,在经历了三年的新冠限制政策后,这些城市深陷债务泥潭,难以创造就业机会。

据官方统计,去年地方政府的支出同比增加,主要原因是用于支付新冠检测和相关费用的卫生支出猛增了 18%。与此同时,地方政府的收入却有所下降,主要原因是向开发商出让土地的收入同比锐减 23%,而土地出让是地方政府长期依赖的资金来源。地方政府的借贷超过了他们的偿还能力,直接欠下的债务高达收入的 120%。

许多官员表示,他们吸引外资的传统策略不再奏效。

在中国西南部四川省的省会成都,一位贸易官员最近赴欧洲招商引资,最终却空手而归。这位官员说,在他对欧洲招商引资的 20 年生涯里,这是第一次连一份谅解备忘录都没有签到。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南方省份广东的一个县,一位高官最近告诉一个来访的美国贸易代表团,该县将对在当地投资的美国企业 “决策者” 回馈所承诺投资交易价值的 10%。广东省今年早些时候制定了未来五年吸引近 3,000 亿美元投资的目标。

上述知情人士称,这个贸易代表团拒绝了该县这名官员的提议,因为这种行为在美国将构成非法贿赂。广东省政府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图为上海陆家嘴金融区。图片来源:Raul Ariano/Bloomberg News
图为上海陆家嘴金融区。图片来源:Raul Ariano/Bloomberg News

外企按下暂停键

近期中国商业团体开展的调查显示,美国、德国和其他欧洲公司暂停了在华扩张或减少了投资。克瑞公司 (Crane) 是一家美国大型制造商,自上世纪 90 年代以来一直在中国生产自动售货机和其他工业产品,据接近该公司的人士说,克瑞公司已大幅缩减了在中国的投资,部分是因为中国政策的不确定性加大。总部位于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的克瑞公司对记者提出的问题未予回应。

上海美国商会主席、曾任美国驻上海总领事的谭森 (Sean Stein) 表示,最近美国咨询公司承受的压力有可能 “切断外国企业获取信息的渠道”。

美国财长耶伦 (Janet Yellen) 上周在北京与中国高级官员会面时就中国对待美国公司的做法表达了反对🔗。预计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 (Gina Raimondo) 也将在她即将开始的中国之行中提出这个问题。

在浙江省的海港城市宁波,当地官员举办了一次 “投资浙里” 论坛,在论坛上,他们向外国投资者推介了一系列举措,包括修建更好的道路和管道,为购买高端设备提供税收优惠和补贴。

美国咨询公司 TidalWave Solutions 的合伙人 Cameron Johnson 说:“他们要传达的信息是,‘我们真的对商业持开放态度’。”

他表示,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导致全球企业董事会一筹莫展。“政府的真正关注点是什么?” 身处中国逾 20 年的美国人 Johnson 问道。“能否在政策方面更加清晰或者提供更多指引,以便外国企业可以制定出合规的路线图?”

图为美国财长耶伦(左)与中国总理李强会晤,她在最近的访华期间批评了中国对待外国公司的做法。图片来源:Mark Schiefelbein/Press POOL
图为美国财长耶伦(左)与中国总理李强会晤,她在最近的访华期间批评了中国对待外国公司的做法。图片来源:Mark Schiefelbein/Press POOL

自相矛盾的信息

总部位于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的 Pixelworks 一直受到上海当地官员的热烈欢迎,该公司是视频和其他电子显示设备所用芯片的设计商和生产商,在上海设有办事处。这些官员尤其支持 Pixelworks 首席执行官杜泰德 (Todd DeBonis) 为其中国子公司在中国版纳斯达克上海科创板上市所做的努力。

杜泰德说:“我们将全力投入中国市场。” 他还说,Pixelworks 的大部分研发人才都在中国,该公司的大部分收入也来自中国。

尽管拥有上海当地政府的支持,Pixelworks 仍面临着来自中国中央政府要求其重组中国子公司的压力,目的是要确保这家子公司能独立于 Pixelworks 的在美业务。为跨国公司提供咨询服务的商业顾问和律师说,作为中国政府国家安全议程的一部分,对于外国公司的这种要求正变得越来越多。

对 Pixelworks 来说,这样的要求就意味着该公司不得不将自身一分为二,把中国业务从美国母公司中分离出来,以便获得中国监管机构批准其 IPO 申请。

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Pixelworks 为了让其中国子公司独立于美国母公司,历经了艰辛。在分离过程中,Pixelworks 已将在华运营业务所用到的知识产权从美国母公司转移到了中国实体,此举旨在确保这些专利和商标的安全,防止美国的潜在制裁使这些知识产权无法在中国市场使用。

图为 Pixelworks 的上海实验室,该公司是被夹在中国针对外国企业投资的双重压力之间的企业之一。图片来源:Pixelworks
图为 Pixelworks 的上海实验室,该公司是被夹在中国针对外国企业投资的双重压力之间的企业之一。图片来源:Pixelworks

为了满足中国的安全关切,Pixelworks 最近将为美国母公司项目工作的 15 名员工迁到了该公司办公楼的另外一层。这些员工都是中国公民,他们使用的是与 Pixelworks 在华业务完全分开的独立办公网络,他们的工作范围仅限于美国项目。

杜泰德说,6 月下旬,北京的几位中国商务部官员到访了 Pixelworks 的办公室,以 “更好地了解” 该公司业务及其分拆中国部门的进展情况。当时,杜泰德正在蒙大拿州参加一个中美论坛和飞钓活动,他的中国员工向他通报了这次访问的消息。

杜泰德说,Pixelworks 中国部门致力于在今年晚些时候向中国监管机构提交 IPO 申请。要想获得批准,该公司需要让中国政府相信,其知识产权能够抵御任何潜在美国制裁的影响。

杜泰德说:“除非你降低中国股东的风险,否则他们不会批准你的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