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德国发布“中国战略”,试图给中德关系降温

https://cn.wsj.com/articles/%e5%be%b7%e5%9b%bd%e5%8f%91%e5%b8%83-%e4%b8%ad%e5%9b%bd%e6%88%98%e7%95%a5-%e8%af%95%e5%9b%be%e7%bb%99%e4%b8%ad%e5%be%b7%e5%85%b3%e7%b3%bb%e9%99%8d%e6%b8%a9-c0dfe5d4

德国周四发布了其有史以来首份 “中国战略”,试图在中德关系的巨大经济利益与管理风险的必要性之间取得平衡。这些风险主要源自中国政府在国内日渐抬头的威权主义以及在国外越来越咄咄逼人的姿态。

” 近年来,系统性竞争方面的问题更加突出… 中国已有所改变,因此我们的对华政策也必须改变,” 德国外交部长贝尔伯克 (Annalena Baerbock) 在介绍这份文件时说。 “我们不想与中国脱钩,而是要尽可能地降低风险。”

根据这份文件,德国将与欧盟伙伴合作,加强对中国投资的审查,并考虑建立德国对华投资审查机制。德国将寻求增加激励措施,鼓励企业进行多元化投资,减少对中国的依赖🔗

贝尔伯克表示,如果中国针对个别欧盟成员国采取敌对措施,德国及其欧盟伙伴将共同作出回应,并称欧盟将利用庞大的内部市场 “作为最有力的工具”。

对于一个一直是欧洲对华最友好的大型经济体来说,这是一种新姿态。但不是 180 度大转弯。该战略不建议阻止中国获得特定技术,与美国对华半导体禁令不同,该战略坚持认为有必要与中国保持良好的经济关系,并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携手共进。

德国外交部长贝尔伯克批评了中国的人权记录。图片来源:Markus Schreiber/Associated Press
德国外交部长贝尔伯克批评了中国的人权记录。图片来源:Markus Schreiber/Associated Press

分析人士称,与去年 11 月泄露的草案相比,该战略有所缓和。当时的草案规定,企业有义务披露对中国的风险敞口,并接受压力测试,对发生地缘政治危机时的应对能力进行评估。

“很明显,德国政府不想让额外的要求给企业增加负担,” 荣鼎集团 (Rhodium Group) 的中欧问题专家 Noah Barkin 表示。“我们要看一看那些严重依赖中国的企业是否会做出反应。”

执政党自由民主党议员 Gyde Jensen 表示,政府花了太长时间才发布这份文件,明年必须努力将其转化为实际立法,以免因 2025 年的下一次大选而被分走注意力。

“我们需要向我们的世界伙伴、民主国家联盟表明,我们是言出必行的,” 她说。“明年是关键。”

有官员和分析人士称,这份字斟句酌的文件反映出德国执政联盟就相互冲突的观点达成的妥协,该联盟的部分成员支持采取更强硬立场,而德国总理朔尔茨 (Olaf Scholz) 和另一些成员则坚持使用更温和的措辞。

自朔尔茨 2021 年底当选德国总理以来,柏林方面一直在重新评估其外交政策目标和举措。德国政府上个月发布了二战结束以来的首份安全战略,以应对日益增长的全球威胁。

德国政府的这些战略评估在俄乌战争爆发前就开始了,但这份对华战略也从俄乌战争中汲取了经验教训,俄乌战争迫使德国匆忙摆脱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德国新的对华战略的作用是,如果爆发牵涉中国的类似危机,可以减轻对德国的潜在影响。

“与中国相比,俄罗斯对德国经济的重要性小得多,” 安永中国 (Ernst & Young China) 的合伙人庞家德 (Titus von dem Bongart) 说。“中国是德国最大的汽车市场,最大的化工品市场,这根本没法比。”

从 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德国公司成为最早一批不仅将中国视为低成本制造基地、还作为市场对待的西方企业。这些公司制造的机器装备了中国的工厂,又为中国建造了基础设施,德国汽车满足了中国新兴的、购买力日益增强的中产阶级的需求。

近年来,中国企业开始蚕食德国竞争对手的地盘。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 (China Association of Automobile Manufacturers) 的数据,中国目前的汽车出口量超过德国。尽管如此,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2022 年,中国仍连续第七年成为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双边商品贸易额达 2,989 亿欧元(约合 3,326.6 亿美元)。

一些德国公司已在调整其供应链,以保护其全球业务免受中国干扰因素的影响,但许多公司仍在加大对华投资力度。

德国总理朔尔茨和中国总理李强 6 月份在柏林会晤期间。图片来源:Liesa Johannssen-Koppitz/Bloomberg News
德国总理朔尔茨和中国总理李强 6 月份在柏林会晤期间。图片来源:Liesa Johannssen-Koppitz/Bloomberg News

“大众已经开始实施风险管理,” 大众汽车 (Volkswagen, VOW.XE) 中国业务负责人贝瑞德 (Ralf Brandstatter) 在柏林方面发布战略后表示。“在全球范围内,我们正努力实现销售平衡。为此,我们将在美国和南美等地投资数以十亿美元。”

但他还表示,大众汽车将继续在中国投资,目标是在中国打造更加自给自足的供应链。

根据大众汽车的数据,今年迄今为止,中国市场新车销量约占大众全球新车销量的 37%。今年 6 月,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奥博穆 (Oliver Blume) 向投资者表示,大众汽车去年在华新车销量 320 万辆,几乎与欧洲销量相当。

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 (BASF) 计划在 2030 年前投资 100 亿欧元在中国南方湛江市建一处综合化工设施,竣工后将成为巴斯夫在全球的第三大化工厂。巴斯夫首席执行官薄睦乐 (Martin Brudermüller) 在 4 月份向股东表示,中国业务目前占巴斯夫年销售额的 15% 左右。

德国商界游说团体及其在政界的盟友已警告德国政府,不要效仿美国与中国日益对抗🔗的做法,称应相信企业能够管理好自身在中国的风险敞口🔗

中国政府也响应了这些呼吁,并试图说服欧洲不要追随美国采取更具对抗性的做法,呼吁欧洲各国行使 “战略自主权”。

周二,中国商务部长王文涛会见了德国公司 SAP 的首席执行官和德国机械设备制造业联合会 (Mechanical Engineering Industry Association) 主席,表示中国将为所有国际企业改善国内营商环境。

中国外交部下属智库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表示,由于此前的消息泄露,中国政府已经了解了德国最新对华战略的要旨。

崔洪建称,中国现在知道德国奉行的原则内容,但这些原则实施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崔洪建说,中国政府会认为一些关于中国政治制度或发展的段落描述不当。但他表示,中国仍将希望继续与德国进行合作和开展贸易,他还称,未来两国必须做更多工作来管控分歧,加强合作。

对华强硬的德国绿党在朔尔茨政府中既掌管外交事务,又掌管经济事务,该党一直在带头推动控制企业的对华风险敞口。

去年 11 月,新立法收紧了企业寻求政府为海外投资提供担保的条件,并引入了上限。官员们表示,此举旨在阻止企业风险 “聚集” 在中国,并鼓励在其他地方投资。

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 (Robert Habeck) 也加强了经济部对中国投资的审查。去年年底,该部阻止一家芯片工厂出售给一家中国公司的瑞典子公司。今年 5 月,他公开支持对外投资审查,以阻止中国获取专有技术。

中国经济的表现为德国绿党的对华强硬主张提供了助力,随着进出口走软,中国经济在后疫情时代的复苏势头已渐失动力🔗,促使一些德国企业寻找替代选择。尽管第一季度中国仍是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但双边贸易额同比下降了 10% 以上,而同期美德贸易额大幅增长。

然而,德国政府作为一个整体从未完全支持绿党的对华强硬立场。与朔尔茨一样,亲商的自由民主党采取了更为友好的对华立场。德国财政部长是该党党魁。

上个月在柏林接待中国总理李强时,朔尔茨在新闻发布会上没有设提问环节,而是站在一旁看着中国记者团用掌声欢迎李强。这种做法不符合西方的新闻界礼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