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党校让我们看了一个老电影《中国合伙人》。我第一次看是在晚上十一点钟,估计也没有看得很仔细,也估计是因为那个时候对中国的改革开放还不大了解,所以看完就直接睡觉,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如今,有了改革开放历史的铺垫,我也可以说说我的观影感受了。

三个主角是80级的大学生,当时大学流行出国梦,全部人都想出去美国,发展自己的事业。因此,学习英语也只有这一个目标——留学美国。80年中国对外开放刚刚开始,那时候对美国的了解也只限于书本和媒体,到底美国人真正过上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大学生们还一无所知,可以说是一种对美国的盲目崇拜,外国的月亮圆,所以外国什么都好,“去了美国就可以有数不完的钱”(陈冬青),去了美国就有民主和自由,“就可以改变世界”(孟晓俊)。对此,我只能说美国对自己的宣传实在是太到位了。彼时,尚处于东西方冷战时期,苏联穷尽全力和美国比军备,谁敢不服从自己的共产主义就强制武力镇压,美国受到70年代经济危机的影响,民众已经对冷战感到倦怠,因此政府加大自己民主自由的宣传力度,从意识形态领域对华约展开危机。中国国内对美国的盲从也就可以理解了。

大学毕业后,孟晓俊离开中国,终于踏上美国,并希望“我不回来了”,这不仅是对自己的盲目自信,也是对美国的认识不足。国内,两个留下的loser为了生计,合伙办学,开了一个民营学校,帮助学生留学美国。民营企业是改革的先锋,但中央政府真正对民营企业的认可还要再等几年。所以,此时已经赚到第一桶金的好伙伴办学执照办不下来,被小干部取缔了。另一方面,飞去美国的的孟晓俊在强烈的竞争中失去了工作,回国加盟了大学时的同伴,电影宣传的三人组又走到了一起。百废待兴的时代,处处都是机会,所以他们创业的过程也显得很轻松,电影为了让他们显得更加失败只是设计了他们身边的女人离开,而没有为他们的创业增加什么难度。我觉得电影没有处理好的是没有交代主角们的初创企业被取缔的结果没有,我也很难想出三个一穷二白没有背景的小伙伴克服困难的方法。按照电影的说法,超大量的赔偿金额可能直接让他们回到解放前,但是他们已经建立好了口碑,加上已经积累的原始资本,重新开始也不算太难,反而可以找到更高的起点。

电影再次转折是股份制改造。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改革中的核心问题——“产权问题”凸显出来,“清除界定的产权是市场交易的前提”(科斯)。国企通过股份制弱化了政府的作用,让国企的所有权从政府手中通过各种形式部分转移到私人手里,是国企改革的重要一环。电影中的股份制改造分隔了新希望的所有权,让所有人的陈冬青有了短暂的犹豫,但仍没有触动他作为大股东的地位,最终股份制改造还是成功了。

最后,是新希望的上市,孟晓俊提出的唯一遭到陈冬青严厉拒绝的提案。公司上市有利有弊,那个时代的企业因为股市的不成熟,上市公司多为别人利用,且上市只为陷入财务危机的企业筹钱之用,等到上市赚到的钱也被消耗殆尽,就变成垃圾股,死的彻彻底底。所以,我也是赞同在那个股市刚刚起步的时代不要上市,静待时机等待制度的发展。孟晓俊最后也说,怂恿公司上市只是为了他的一己私欲,满足他的人生理想。

电影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来自一直都看似普通的王阳。他看似普通,没有对公司的发展做什么贡献,但他一直都有一双明目,始终都冷静地对待并调解同伴的矛盾。他在自己的婚礼上给了大家三条忠告:“1、千万不要和丈母娘打麻将;2、千万不要和心思比自己多的女人睡觉;3、千万不要和自己的朋友开公司。”他本以为他们可以共同努力,为打造中国第一的留学企业而群策群力,但没想到最后到头来因为理念的分歧而断送他们最后的友谊。我没想到,本已分开的三人最后会因为公司的危机而重新走到一起,因为真实生活中就有完全相反的一例。1994年因为国际市场的冲击加上国家的宏观调控,联想在股份制改造之后寻求变革。倪光南认为,联想应该创造技术制高点,希望在“芯片”领域获得突破,从而确立联想在全球电脑产业中的地位,即“技术流”。柳传志持反对意见,他认为芯片项目风险巨大,中国公司还无法在技术背景、工业基础、资本实力上与跨国公司抗衡,还无法该百年世界的格局。他希望加大自主品牌的打造,用低成本打开市场,即“市场派”。二人的分歧终不可逆转,1995年,倪光南被炒,柳传志获胜,二人的关系从亲密无间的战友成功转变成你死我活的敌人。

电影的最后,说“他们的故事,可能也是你的故事”。然后给出了一大堆的成功人士。第一次看到这里的时候,我还沉浸在成东青的大段英文自白里为他的演说鼓掌。第二次再看这里,只觉得年代变了,他们的故事不可能是我的故事了,那最后的幻灯片变成了赵本山卖拐的忽悠——不知不觉就上套了。现在的竞争远较80年代激烈,创业的成本也远远高于过去的社会。像马云那样在一个公寓里合伙开网站可以,但做成阿里巴巴就难了。他的阿里巴巴是全球B2C的领导者,独领风骚,但现在互联网变得成熟,创新也只会逐渐减少。这样的时代里,创业只能跟在别人的后面亦步亦趋,终比不过对手的雄厚资本和品牌优势。